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回到首页

夜行列车(7)

发布时间:2017年03月21日 | 浏览次数: | 返回上一页

 

 

 

第四场

 

 

 

 

时 间:193682日晨

 点:车厢内

    【列车咔哒声,汽笛声,车厢内光启

    【突然外面传来几响枪声,车里人顿时紧张起来,大野泰治马上站起来摇电话问情况

大 野:喂,喂,警卫车吗,为什么打枪?嗯,好,还有什么情况?很好,一定要注意铁道两侧,有情况马上报告!好,很好。

小 林:怎么回事,为什么开枪呀?

大 野:报告阁下,警卫车的哨兵发现铁道边田地里有人影在活动,就开了枪。

小 林:嗯。

赵一曼:不知道又是哪家早起的农民遭殃了。

大 野:你胡扯什么?农民怎么后半夜下地干活?分明是不法游击队在活动。现在我们就在珠河境内,你过去不也带人袭击过我们的铁道线吗?

赵一曼:要是我的人袭击,就不会让你现在还在这里吹胡子瞪眼啦。

大 野:混蛋!你——

小 林:好了好了,有话好好说,不要吵嘛。听说赵女士的军事指挥能力很强,一定是专门进行过这方面的学习对吧?

赵一曼: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小 林:哈哈,赵女士何必这样客气呢?你看,这是去年新京的报纸   发布的关于赵女士的报道,占了足足半版,真可谓是画文并茂啊,标题是

    这样的:共党女头领赵一曼,红枪白马猖獗于哈东,攻城略地危害治安!哈哈,遥想赵女士的红枪白马,驰聘在林海雪原之中,倒也英

    姿飒爽得很哪。当时你职务是赵尚志抗日联军一师二团的政委,对吧?赵女士不讲话,那就是默认了对吧,很好,很好,支那人常说大

    丈夫敢作敢当嘛。

远 间:哈哈哈——

小 林:重太郎你笑什么?

远 间:阁下,她,只不过是个女人。

小 林:蠢货,闭嘴,坐下!这小子是没听说过巾帼不让须眉这句古话的。嗯,巾帼不让须眉,赵女士当之无愧呀。去年三月,我师团讨伐队把抗

    联三军的一支队伍包围在侯林乡,正准备就地全部消灭,是赵女士带着第三团来给他们解的围吧?这一仗赵女士指挥的好啊,先派人偷袭

    了制高点上的皇军机枪阵地,然后带人全力攻打讨伐队指挥部,最后趁乱撕开包围圈,把被包围的抗联全部接应出来!嗯,典型的困魏救

    赵战术啊,攻敌之必救!赵女士的军事素养真的不同凡响啊。

赵一曼:我对你说的事情一无所知,你们认错人了吧?

小 林:哈哈,只不过是随便说说而已,既然赵女士不愿意承认,那就算啦。唉,人生最大的不幸就是生于乱世啊,搞得像赵女士这样聪敏美貌的

    女人,竟然也要拿起抢来打打杀杀,真是可惜呀。不知道赵女士想过没有?如果没有这些战争动乱,那么赵女士愿意成为一个什么人呢?

 

赵一曼:想过,想过多次。

小 林:噢,我倒愿意听一听赵女士的理想。

赵一曼:我曾经无数次地想过,当我们终于把侵略者赶出国土,建立起一个繁荣富强,自由独立的新中国后,我一定会高高兴兴地回到我的家乡,

    当一名乡村女教师,这就是我的理想。

小 林:女教师,好啊,很好啊,这才是赵女士这样聪明美丽又识书达理的女士做的工作嘛。很好,赵女士,鄙人很乐意帮助赵女士实现这个理想!

    赵女士,我可以马上下令,让这列开往死亡的列车停下来,掉头开回哈尔滨,然后请最好的医生为你治好伤,等你完全康复以后,就可以

    自由地回到你的家乡四川,去做一名美丽而又自由的乡村女教师,让你在满洲的这一切历史,都像一场噩梦,从你的记忆里翻过去,从此

    开始新的生活,你看好吗?

赵一曼:(嘲笑逗他)太好了,那你就赶快下令停车开回去吧,我都等不及了。

小 林:很好很好,赵女士只要答应我一个小小的要求,我马上下令。(掏出一张地图)最近几个月各地抗联主力都莫名其妙地失踪了,尤其是你

    们抗联第三军赵尚志部主力,据查他们都在悄悄地向松花江下游汤原一带集中了。去年十月你被俘前和赵尚志开过一次重要的军事会议,

    请你告诉我,会上最后的行动决议是什么?为什么去汤原?是组织什么军事行动还是想过境进入苏俄?赵女士,赵女士?

赵一曼:你这地图我看不懂,我也从来也没见过什么赵尚志。

大 野:撒谎!所有人都说你和赵尚志情同兄妹!

远 间:赵一曼,难道你就真的不怕死吗?

赵一曼:怕,我当然怕死,可我也不能回答我不知道的问题呀。

小 林:好,好,那就我们换一个问题,去年八月份你们袭击了珠河的一个矿区,抢走了不少高爆炸药和大量的武器弹药,藏在珠河的一个秘密营

    地里,你把这个地点指出来,我马上下令回哈尔滨。

赵一曼:(半晌)抱歉,这个事情我也不知道。

大 野:混蛋!那你知道什么?

赵一曼:我什么也不知道。

小 林:好,好,这个嘛,不知道也没关系。其实赵女士何必这样死心眼呢。你的同志们都已经撤离了珠河,那些东西放在密营里也派不上什么用场,

    你只要在地图上指一指,我们派人去把东西取回来,伤害不了什么人,你也不算出卖同志。只要找到东西,我保证让你重获自由,赵女士

    何乐而不为呢?你不必急着回答,可以再想一想,想一想再说。

赵一曼:不用想,我也真的不知道。

大 野:混蛋,你马上就要死了知道吗?

赵一曼:那又怎样?人总是要死的嘛。

小 林:威武不屈,大义凛然,赵女士果然是女中豪杰,令人敬佩呀。我祖上是日本武士,我这个人最敬佩的就是赵女士这样的人,又是正当一朵

    鲜花开放的年龄,真的很想帮赵女士摆脱死亡的阴影啊。可是你总要让我对上面有个交代吧。这样吧赵女士,这里有纸,你写一个声明,

    声明你从即日起脱离抗联不再从事反满抗日工作,我就立即下令停车回哈尔滨,怎么样?你不用出卖同志,也不用交待组织的秘密,只要

    一个简单的声明,你就可以获得自由,这样总可以了吧?来吧,写吧,就一个简单的声明,三行字就行了,写吧。到了这个年纪,心里一

    定有一两个你心里牵挂的亲人吧,他们肯定日思月想的盼你回去呢,对吧?来,写,写吧。

    【赵一曼接过纸笔真的写了起来,小林等人互相交换得意目光,

    火车汽笛声,咔哒声渐大

赵一曼:给你,写完了。

小 林:好啊,很好很好(看)这,这是什么?誓志为国不为家,涉江渡海走天涯,男,男——

赵一曼:誓志为国不为家,涉江渡海走天涯,男儿岂是全都好,女子缘何分外差?

    未惜头颅新故国,甘将热血沃中华。白山黑水除敌寇,笑看旌旗红似花。

 

小 林:(心中气极)嗯,嗯,好诗!好诗虽然平仄上差了一点,但感慨豪迈,气度不凡,好,很好!(怕自己控制不住情绪起身出去)

大 野:赵一曼,你这个女人真是太放肆了,竟然胆敢戏弄小林阁下!

赵一曼:戏弄了又怎么样,你能杀死我两次吗?

大 野:你。你!啊!(用刀背用力打向赵一曼,赵一曼昏了过去)

    【小林上

小 林:混蛋,你这是干什么?

大 野:阁下,这个女人太无礼了!

小 林:我还从来没见过这样坚强的女性,我一定要征服她,现在离珠河车站还有多长时间到?

大 野:阁下,不到一个小时。

小 林:那也值得再试一试。重太郎,赶快把这个女人弄醒!

远 间:是!

    【收光

    【平台上光启,赵一曼站在平台上

赵一曼:在剧烈地疼痛中,我又一次醒来了,这疼痛告诉我,我还没有死,我还在鬼子的魔掌中,在那一列开往死亡的列车上。然而我知道,我的

    生命即将终结,望着窗外珠河熟悉的山水,房屋,我知道那属于我的死亡即将在黎明时来临。我做好准备了,虽然我是那么不愿意死,在

    我的生命中,还有那么多的牵挂,那么多梦想,我只有三十一岁啊。可我知道,我别无选择!我可以答应鬼子要我写一个简单而无害的脱

    党声明来换取我的生命。可我也清楚的知道,一旦写了这个声明,我将落下万丈深渊,一条坚固的水坝那怕只是有了一条以毫米计的裂缝,

    结果也会是一场灭顶之灾。我没有权利为了保住自己的性命,而去牺牲其他同志的生命,那是些还在和侵略者战斗的同志们啊!当然,我

    也还在战斗,为了组织的秘密,为了同志们的生命,为了我的信仰,我必须用世界上最坚硬的钢铁来打造我生命的底线!听说,人在临死

    前的一刹那,他一生中遇到的所有事情,都会在眼前快速闪过,我不知道是不是这个样子。可长达八个月的监牢生活,却让我有了机会一

    遍遍去回顾我的人生,那所有短暂而又漫长的生活啊。在鬼子的监牢里,在酷刑造成的身体巨大的痛苦里,以往生活里所有的苦涩和艰辛,

    都成了甜蜜的回忆。当然,过去的生活还是有很多美好的记忆和牵挂的。不过每次想起就让我有撕心裂肺之痛的,就是我那苦命的儿子,

    儿子啊,你今年有七岁了,你现在在哪里,你还好吗?你知道吗,在妈妈生命中的每一天每一刻,妈妈都是在对你的思念中度过的。不要

    怨恨妈妈,妈妈虽然在你很小的时候就离开了你,可妈妈始终是把你放在心上的呀。记得生你的时候,妈妈独自一人在武汉江边的一个贫

    民区里,这里是组织重要的一个交通站,妈妈奉命在这里等待一个重要的交通员,妈妈等了一个多月,没接到交通员,你却来了。妈妈生

    你的时候是冬天,临产的日子房东因为忌讳把妈妈攆了出来,妈妈任务在身又不能离开那个地方,最后把你生在一户渔民的船上,那些日

    子真苦又真的令人难忘啊。为了让你补充一点营养,妈妈被迫卖掉了你爸爸给我定情的金戒指,不料这举动却招来了特务,在你出生不到

    十天的时候,妈妈被迫带着你逃亡。冬日的南方寒风刺骨,妈妈带着你一路讨饭到了上海,虽然刚刚出生就经历了这样的苦难,可你却也

    坚强地活下来了。儿子啊,妈妈给你起的小名叫宁儿,是盼望你一生安宁,平安而快乐呀。尽管后来,妈妈要去东北工作不得已把你托付

    给了别人。宁儿啊,分手的时候妈妈带你去照相馆照了咱母子一生唯一一张合影,妈妈是想让还不懂事的你,长大后能见到他*的模样啊。

    当妈妈把小小的还不会说话的你交到别人手 上时,你仿佛知道这是要和妈妈分开了,永别了,你不哭闹,就瞪着两只眼睛看着妈妈,宁儿啊,

    那时你把他*的心都撕裂了呀,妈妈不是不爱你,是因为国难当头,妈妈是个战士妈妈要去战斗啊!宁儿,我的宁儿啊。

    【汽笛长鸣,火车咔哒

 

 

         ---切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