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回到首页

第一场

发布时间:2012年07月02日 | 浏览次数: | 返回上一页

 

 

    

时间:前51年春某日下午;

地点:临洮县城二十里外李猛庄园大厅;

人物:李猛、孙管家、闹海、王铁臂、赵一腿、张师爷、乡中三老,百姓等。

[幕启,李猛庄园大厅的正面,室内十分简朴,墙上挂着刀和弓箭,显示主人习武的家风。地下摆着几只桌几。正面屋檐上挂着一只披着彩锦的金匾,上书“勇冠乡里”酒后猛显得格外豪放的李猛和孙管家在与十几位老少不一的乡人话别。

  猛:哈哈哈哈,各位父老乡亲都吃好了吗?

  人:好了,好了。

老者甲:我们原本是来拜谢公子的大恩大德的,却又叫公子破费了许多酒饭,这,这实在太让人过意不去了。

  人:是呀,是呀。

  猛:老人家说那里话,大家平日里乡里乡亲的,趁着今天高兴,大家在一起乐一乐,也算我李猛对各位父老的一点敬意。

  人:不敢当,不敢当。

老者乙:时候不早了,我们也是酒足饭饱,李公子府上还有官府的贵客,我们这就告辞了吧。

  人:是,对,李公子,告辞了,多谢李公子。

  猛:好,那我就不留了,孙管家,把乡亲们送的礼物退回去。

孙管家:是。

老者甲:李公子,这可使不得。

  人:是呀,使不得。

  猛:各位乡亲的心意李某心领了,我李猛一家三代居住在这里,为地方父老尽一些力也是份内的事情,怎么敢收这么多贵重的东

    西,何况各位家境也不宽裕。

老者乙:公子这话就说得差了,咱临洮这地方有的是森林草地,各家虽然有些养家糊口的土地,若说财产,却也只有草地上各家聚在

    一起放牧的牛羊。那些无法无天的强人打昏了牧人,把我们数百只牛羊席卷而去,漫说我这此百姓追不上,就是追上了,那

    盗贼快马利刀明火执仗,我们这些良善百姓,又怎是对手?只有你李公子,听到消息,拔刀相助,和你那些尊贵的朋友们用

    三天两夜的时间赶上去,打死了盗贼,抢回了全数的牛羊,要不是公子,明年春上,不知又有多少人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呢。

    如今我们自愿集起几只黑紫绵羊送给公子,无非是要表达一下乡亲们万分感激的情意,黑紫羊虽然珍贵,可怎能比得上李公

    子高贵的心灵呢。地方上有李公子这样的英雄豪侠,正是乡亲们的福份呢。

众 人:是呀,是呀,收下吧。

李 猛:那,我李猛就收下了,多谢各位乡亲。

众 人:告辞了,告辞了。

李 猛:请走好,孙管家,替我送到大门外。

孙管家:公子放心。

    [孙管家陪父老乡亲们下,赵一腿、王铁臂陪张师爷上

  猛:怎么,张师爷也要走吗?

张师爷:酒够了、酒够了,老朽实在不能喝了,回县城还有二十里路呢,老朽告辞了。

  猛:张师爷是怪兄弟招待不周吧?

张师爷:什么话,到公子府上,酒好,菜好,人更好!只是老朽不胜酒力,赵一腿赵大侠,王铁臂王大侠,咱们以后再叙!

  人:好说、好说。

  猛:那我就不留张师爷了,管家、孙管家!

[孙管家上

孙管家:大爷,什么事?

  猛:给张师爷的礼物备好了吗?

孙管家:备好了,都给张师爷捆在马上了(递一袋东西给李猛)。

张师爷:呀,还叫李公子破费,不敢当,实在不敢当。

  猛:一点心意,不成敬意。

张师爷:真想不到,全县有名的李大善人竟有一个武艺高强、行侠仗义的儿子,怎么样,对县令大人赠的这块匾满意吗?

  猛:李猛真不敢当县令大人的厚爱,这一点小意思是送给县令大人的,请张师爷转交,替李猛多多拜谢县令大人。

张师爷:这个差事老朽倒乐意办,几位是不知道。其实县令大人私下也是很感激几位的,如今朝廷正对匈奴用兵,你们不见连日来骠骑将军霍去病的几十万大军连绵不断的西去吗?朝廷用兵则赋税加重,上司衙门的公差终日在县里咆哮,如今正值春耕,却丢了这么多耕牛,来年老百姓们粮草缴不上来,对县令大人也大大的不利呀。好,告辞了。

李 猛:张师爷慢走。

赵、王:张师爷走好。

张师爷:好说好说(下)。

李 猛:(对赵、王二人)二位贤弟,忙乱了这大半天,有劳你们为我奔走招待客人了。

赵一腿:什么话,我们在府上吃闲饭,这点小事算什么,只是、、、、、、

王铁臂:只是酒还没喝痛快。

李 猛:现在闲人都走了,让我们三个进出去,重整杯盘,喝他个一醉方休!

二 人:正是这个话,敢不奉陪,请。

[三人下,孙管家与闹海上

孙管家:闹海,你有没有照我的奉吩咐去做,小兔崽子没偷懒吧?

闹 海:什么话,你老人家叫我们盯住张师爷带来的两个衙役,别让他们趁乱偷东西,小的连眼睛都有没闪一闪,直到刚才送他们出去。

孙管家:没容他们得了手吧!

闹 海:值钱的没有,那个胖的偷走一只酒壶,瘦的怀里揣走四个碗,你老人家吩咐过的,小的也只好睁只眼闭只眼,没有声张,就这样那胖的还说我生了一双贼眼。

孙管家:嗯,这官府的人出来办趟差事不落下些东西空手回去是件丢脸的事呢。贼不走空嘛。

闹 海:老爷子,人家是官府的差役,你老人家怎么说出贼不走空的话了。

孙管家:自古官匪一家,贼就是官,官就是贼!懂吗?对了,小子,你过来,我问你,前天俺教你的那一手儿通天锤。出去和黑蛋打赢了吗?

闹 海:什么呀,你老人家的招式不管用,小的左一招通天锤,右一招通天锤,就是不管用,反叫黑蛋那厮一脚踢翻。头上跌起老大一个包,要不是跑得快,眼前亏吃大了,你摸摸。

孙管家:放屁,老子当年吃粮当兵的时候,这通天锤谁不知道是老子的压箱底绝活儿?你一定是没听我吩咐,动手的时候眨眼了,是不是?

闹 海:小的眼睛瞪得大大的不曾眨得一下,只怕是招式太老了。

孙管家:胡说胡说!等一下你带我去,看老头子一记通天锤把那黑蛋打成屎蛋。

闹 海:那黑蛋只是个放羊娃,你老人家一大把年纪怎好意思给他下手。

孙管家:那叫他爹来!

闹 海;他爹早死了。

孙管家:呵呵(大怒)一个没爹的苦放羊娃!你这个小奴才一天吃饱了饭去和人家打架,敢摸是屁股上的肉跳了是不是?以后不许再和他打架!

闹 海:(嘟噜)这架不是你老人家叫我打的吗?

孙管家:犟嘴!站在这儿留心门户,有客来先问一声,有什么事进来告诉我,记下了吗?

闹 海:记下了,(管家下)嘿,这下把老头子骗住了,他前后教了我五招,莫说放羊的黑蛋,就是前村酒店看***的嘎驴儿,昨天叫咱一记通天锤打的眼冒金花。满地找牙呢。只是不能告诉老头儿,一说他就不肯用心教了,对,咱只是推说招式不好不管用,老头才肯教绝的,对,咱就是这个主意!

[闹海一招一式的练拳脚,陈将军便装挎剑,与二亲兵上

陈将军:咱这一路上遇见不少吃得半醉的乡民们,看来就是从这里出去的。

亲兵甲:没错,大人,这家里一定还存了不少私酿的烧刀子和花糕般的肥羊肉。这些土财主可真会享受呵。

亲兵乙:当今皇帝不是明令禁止民间及官吏无故大吃大喝吗?这不过年不过节的怎么这样没节制的大吃大喝起来。让那些朴实的乡民吃得烂醉,在官道上乱闯,说些没上没下的话,既犯了王法又伤了身子!真是不会过日子,大人,我们发一声喊,就在这里打进去,先给这里的主人一个下马威。

亲兵甲:对,最坏也让他们弄上顿羊羔美酒吃吃,这些天净吃锅盔炒面,肠子都要造反了。

陈将军:不必不必,这里是咱们的亲戚,你们先在门口等着,看好马匹,老夫先进去。少不了你们的酒肉就是。

二 人:是!(下)

陈将军:喂,这里有人吗?

闹 海:来了,咦,一个糟老头儿,还挎着一只剑,不用说,准是在别处混不下去来投奔咱们大爷的,对,我得谝几句行话,别让这走江湖的老光棍小看了。呵,老英雄请了!

陈将军:嗯?!小兔崽子,嗯,请了。

 海:请问老英雄,仙乡何处,上下如何称呼,学得是何门何派的武功,大驾光临,有何贵干?不胜冒犯,请多见谅。

陈将军:老天,我难道进了一座山寨吗?一个好好端端的庄户人家!这娃娃一定是疯了。李猛,李猛,出来出来!

闹 海:悄着悄着!你这老头乱喊什么?

[孙管家上

孙管家:谁在这里不识体面的大喊大叫,没王法了吗?

陈将军:孙小乐,果然是孙小乐!,你,你不认识我了吗?

孙管家:你(半晌认出,激动的)孙小乐给大人叩头。

陈将军:起来。快起来。

孙管家:老爷,果然是老爷,我还以为这辈子再也见不到了呢,呵,这是一个多么吉祥的日子呵。这下姑爷小姐该高兴死了。小子,快去请公子,就说是亲家老爷到了。

闹 海:就是在朝庭带兵做将军的老太爷?

孙管家:小子,对了(闹海飞下)大人请坐,快请坐。

陈将军:不急不急,让老夫看看,呵,你可老多了,看你这个样子,绸袍子,大肚皮,活脱儿就是一个大财主嘛,还记得当年驰骋战场,杀敌破阵的乐趣吗?

孙管家:怎么敢忘,小的至今还时常在半夜梦中被战鼓惊醒,想着厮杀呢。

陈将军:哈哈哈,说得好!唉,十年前老夫与匈奴作战兵败,老妻爱子死于乱军之中,侥幸逃到此地,幸好遇见我那好心的亲家,才将伤重的你和未成年的女儿托寄在这里,还真是不幸中的万幸呢,我那亲家翁可好?

孙管家:大人走后不到两年,老主人就病故了。

陈将军:呵,那,我那女儿呢,她,怎么样?

孙管家:大人临走时,不是把小姐许配给李家公子李猛了吗?

陈将军:对呀,怎么样?

孙管家:她------

陈将军:她怎么样你说呀!

孙管家:大人去世后第二年小姐嫁给了大公子,如今-----

陈将军:如今怎样!

孙管家:也没怎能么样,只是你的大外孙子尽在外面打架,小外孙子人不大脾气大,见过你的人都说像你呢。

陈将军:呵,哈哈,哈哈,你这个臭小子。

孙管家:哈哈哈,你这个傻老头儿。

[李猛上

李 猛:李猛叩见外父大人。

陈将军:起来起来,你是李猛,嗯,十年不见,没想到你竟出落成这等高大的一条汉子。

孙管家;大郎这十年四下求访名师,苦学本领,练习下一身好功夫,寻常人十个八个还近不得他呢。

李 猛:这几年听不见丈人的音讯,我们还时常挂念,托人打听呢,这下可好了。

      [闹海急上

闹 海:大爷,大奶奶听说亲家老爷来了,高兴的不得了,叫小的来请亲家老爷快进去说话。

李 猛:呵,对,请丈人进内宅坐坐,看看外孙子。

陈将军:好,哎,老孙,老夫还带了几个亲兵在门外,交给你了。

孙管家:大人放心,快进去吧。(陈将军、闹海下)

      [赵一腿、王铁臂上

五铁臂:好一个威武的老将军。

赵一腿:李兄,莫非老大人此次西来,也是随骠骑将军西征不成?

李 猛:不会吧,他老人家想来有六十多岁了,朝廷怎能忍心派他上阵厮杀。

孙管家:大爷的话差了,那古时候廉颇年过八十不也一样上阵厮杀吗?老头儿这几天常想。咱老了老了却要学那些没出息的死在床上不成,却不是这话儿就来了,老大人要去与匈奴厮杀,咱也要向大爷告个假去凑凑热闹。

李 猛:你们看,这老头儿胡子也是一大把了,听见厮杀两个字,就像寡妇见汉子一样欢喜。

赵一腿:孙管家别的都好,就怕动起手来肚皮有些碍事。

五铁臂:不过倒也不失战士本色呵。

孙管家:(自问自说)是了,一定是了,我先去向老大人的随从打听个明白。

李 猛:老孙,我看你先去安排些酒菜,咱们一会儿好给老大人接风洗尘。

孙管家:这个老头子知道,多叫他们烧些石子馍馍和肉干,备下咱和老大人路上吃,烧酒也要多带些,要够劲的,好在老头子还有些存货。咦,怎么了?

      [闹海哭丧着脸,捂着下巴上

闹 海:你老人家的通天锤不管够用,我给那当兵的使了一回,却被他一记什么铁拐马给踢倒了,你看,下巴上飞了老大一块皮!

孙管家:(大怒)一定是你使的不对,老头子去看看。

[二人跑下

李 猛:看看这个老颠倒,真是发疯了。

[三人大笑,陈将军更衣后从内宅喜洋洋上

陈将军:哈哈、老夫年过六十。半生戎马,茕茕一身,想不到今天竟尝了儿孙绕膝的天伦之乐,这滋味比成年老酒的清香还要醉人呢。

李 猛:丈人请上座。这是小婿的两位好友,王铁臂王兄、赵一腿赵兄,都是中原人氏,武艺高强,各怀绝技。

二 人:晚辈拜见老大人。

李 猛:这二位都有是名满天下的豪杰之士,一身武艺更是出神入化。

赵一腿:不敢当。李兄夸奖了,晚辈回头还要向老大人请教。

陈将军:请教不敢,这些江湖上的手段,老夫不懂,军中也用不上。咱当兵的,有把子好力气,抡得动大刀。拉得开硬弓,骑得了烈马,两军阵前咽得下唾沫的就是一条好汉。请教什么?

赵一腿:大人说得是。(尴尬半晌,仆人奉上茶来)

李 猛:丈人请用茶,丈人不是一向在京中供职吗?这次离京莫非调了外任?

陈将军:对,骠骑将军霍去病奉旨西征匈奴,老夫做他的右后卫将军。眼下大军正在渡河,老夫这才绕道来看你们,明天一早就走。

王铁臂:老将军真是精神健旺。

李 猛:只是你老人家年事已高。朝庭怎么不加以体恤?

陈将军:谁说老夫老了,你们几个年轻人过来咱们比比看!当初朝庭派兵,大将军出北地,骠骑将军出西路,百余战将随行,却没有老夫,老夫这几年在京中做个闲官,早憋着一口鸟气,老夫上书皇帝,皇帝不许,老夫再上,先后上书三次,皇帝没办法,教我自己找骠骑将军说话。

赵一腿:听说骠骑将军是个少年新贵,人才不过二十出头。

陈将军:骠骑将军十八岁就立下赫赫战功,自古英雄出少年,有什么稀奇。

李 猛:丈人对骠骑将军怎么说的?

陈将军:老夫对他讲,我自幼随父兄从军戊边,凡四十余年,与匈奴大小百余战,皆因国家贫困,朝庭无力征战,而令壮士扼腕,英雄无功。以致于使这扁扁脸,小胡子、罗圈腿的小个子杂种们横行我中原大地,田园土地,子女玉帛,饱受凌辱,我中华大地,堂堂炎黄子孙,自高祖皇帝以来数十年为这些梳小辨的匈奴鬼子们所小觑,以为我堂堂中华都是些任人宰割的羔羊,老夫为将多年,原以为今生今世,再也不能眼见我华夏子孙洗此耻辱之日。不料,如今圣皇帝在世,大军出征,中国将一洗三代之耻!老夫虽年过六旬还骑得了烈马,拉得开硬弓,大丈夫生若不能为国家效忠,还有什么用!我这一双苍老而有力的手对国家还能有用!

李 猛:好!那骠骑将军怎么说?

陈将军:他却担心老夫体力不足。

李 猛:那又怎么样?

陈将军:在大将军的后花园,老夫把他连扔了三跤,当场得来了这颗后卫将军的印!

李 猛:痛快,痛快,丈人真是老当益壮,不让当年呵!

赵一腿:老将军智勇双全,令晚辈无比敬仰。

王铁臂:佩服,佩服。(孙管家上)

孙管家:大人,大爷,酒席摆好了,请进去入席吧。

李 猛:好,丈人请到后面坐。

陈将军:好,老孙,我那几个亲兵怎么样?

孙管家:他们都先吃上了,只是你的亲兵头儿吃了老头儿一记通天锤,嚼起肉来怕有些吃力。

陈将军:你这老儿,还这般好斗。这是哪里来的?

李 猛:是小婿前些天和赵、王二位朋友从一群土匪手里为乡亲们夺回一批牛羊,临洮县令派人送来的。

陈将军:嗯,你这附近有一位姓田的勇士,你认识吗?

  猛:姓田?小婿不知。

孙管家:这附近有名的刁民有几个,勇士倒不曾见。

陈将军:前天老夫贪赶路程,马又快,就一个人跑到了前边。当时正值夕阳西下,残阳如血。山道险峻,两侧尽是合抱的大树。冷不防从林中突然窜出一只巨大的花斑豹子,凌空扑下,老夫忙乱中一低头一催马才躲过,正要拿弓箭,老夫的马却一失前蹄,把老夫跌下马来,老夫眼见那豹子一转身又要冲老夫扑来。

孙管家:呀,这畜牲误事!

陈将军:这时老夫再拿来弓箭已经来不及,只好抽出一把腰刀来。正在这时远处飞过一只响箭,正射在豹子后腰,那豹子大叫一声,跳起老高,老夫看时,三十步外站着一个手执钢叉的青年猎手,那豹子又大叫一声,舍了老夫去扑那猎户。

李 猛:呀,受了伤的豹子凶猛异常,万人难敌呀。

陈将军:老夫腾出手来拿出弓箭想帮那猎户一把,却见那猎户腾挪闪躲,身法灵活,一柄钢叉上下飞舞,豹子一连几次扑空,趁那豹子动作一慢,那青年一柄钢叉快似流星,直刺颔下,活活将那豹子钉死在地上。

李 猛:了不起,了不起,真是一位勇士。

孙管家:后来怎样?

陈将军:后来那猎户又送我们翻过山,上了大路才回去。

李 猛:他是谁,住在哪里,叫什么,大人问了吗?

陈将军:救命恩人,怎能不问?他家住青石山,名叫田七郎。

孙管家:果然是个勇士呢,大人,酒菜都凉了,入席吧,边吃边说也好。

陈将军:好,咱们都进去。

王、赵:大人请。

     [众人俱下

                                                                                                  ——切